【www.nyhtjy.com--梦的故事】

用相地术来寻穴
一是出于孝心,想让他爹在下边住得舒坦,二也是指望郑家有萌,长宜子孙,老郑按惯例请来了有名气的地理先生,跋山涉水,观脉查砂,一心要为老太爷点一处好。
在当时,当地,只要称呼中带“先生”二字的,如地理先生,阴阳先生,算命先生……都有点儿像现今的高级知识分子,特有性格。这大致是因为他们玩的频道,不是仙就是鬼,本来就不是俗务吧。
先生们对酬礼不是很热心的,一般都是事情办妥贴之后,随东家意,封多少算多少。富的富送,穷的穷给,从不计较,计较了名声不好听。但先生们特在意东家“敬”他,这一点可是丝毫马虎不得的。“敬”到先生了,让你受益匪,哪里一个不小心,没“敬”到先生,那就惨了,你就是红包封得再厚,他也不买好,严重的,还会暗中坑你,让你后患无穷。
老郑当然知道这层利害。于是冷了热了,咸了淡了,小心翼翼地把理先生伺候得周到。
这先生果然名不虚传,很快就在一个泉水旁边找着了龙脉。先生端着罗盘左转转,右转转,口中念念有词“……壬骑龙背,金生丽水……”停下了,对老郑说:”就这儿了吧,这个风水好。这个风水名叫月照青龙,主大贵。”
老郑听了挺高兴,高兴了一会儿他问:“先生啊,这处风水葬下后,会有什么征兆吗?”
先生说:“有!这眼泉水会干枯掉。”
老郑看到,前面是一片大垄,垄里尽是田。看了看泉水,泉水清洌,旁边放着几块碗,几块大右头油光发亮,显然是人们常来这儿喝水,休息,老郑想了想就对先生说:“先生呀,这四周没有好水,泉水干了,到这里劳作的乡亲们渴了,可咋办呢?人家会骂咱的。这个风水咱还是不葬吧,劳烦先生找过一处。”
先生听了,有点儿不高兴,可是没往心里去——先生嘛,涵养着呢。
不久又找到了一处,先生细细看着罗盘,说话了:“食神生财,火炼秋金……就这儿吧!这个风水好,这个风水名叫雄鸡啼晓,主大富。”
老郑听了挺高兴,高兴了一会儿他问:“先生啊!这个风水葬下后,会有什么征兆吗?“
先生说:“有!转个弯不远有一座神庙,这风水葬下后,山神爷就不来了,庙也就废了。”
老郑知道山神庙,我们村和相邻几个村善男信女,村夫乡民,有事没事都是到这座庙求神请愿。因为这一带就只有这么一座庙。老郑想了想就对先生说:“先生呀,周围这几个村子全靠这山神爷护佑着,要是废了,村民们有福有祸的,可咋办呢?人家会骂咱的。这个风水咱还是一不葬吧。劳烦先生再找过一处——先生您辛苦,后头我给您多算一份资费。”
其实老郑这话也是陶心窝的话,并没有别的意思———葬一个死人,却累得地理先生找了三处风水,多算资费礼,是天经地义的事。
不料先生闻言,大怒:呸!你他妈的这不是做作我吗?你以为有钱就行了?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跟着你满山跑?你当风水是什东西,随地有得捡?正正经经的风水你不要,行!我这就给你那死鬼老爹选个好去处。
先生心里毒毒地算计,脸上却无声无色。当下带着老郑径直来到一处光秃秃的小山顶上指着满地的乱石对神色惊讶的老郑说:“这个地方最好了!此乃七星拱照!大富大贵也!东家你要问葬下后有什么征兆。我告诉你,风调雨顺,一切如常,尽管放心就是了。”
老郑虽然不懂风水,可看着眼前的乱石岗子,心里不免忐忑,先生看看老郑的心思,当下道:“《道德经》有言:道可道,非常道……。”
老郑本来就只是一个庄稼人,除了对先生的学识毕恭毕敬,唯唯诺诺之外,哪里会想得到别的玄机,当下就释然了,先生又问:“东家你可满意?”老郑忙不迭地应道“满意!满意!多谢先生!”
先生一边和颜悦色地客套,一边别过头,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很快,老郑就在这乱石岗子建好阴宅,让他爹住下了。
一应事毕,老郑摆下酒席,封好礼盒,重谢了地理先生。先生告辞而去。
关于乱石岗子所谓的“七星拱照”,其实那是地理先生胡诌。原来,那山顶非但不是"七星拱照",倒是另有其名,叫做”七杀绝地”。葬者断子绝孙,鸡犬不留,乃是极凶之**。地理先生起了坏心,想要老郑家连根断送掉。
转眼过了十年。
地理先生有事路过我们村,突然惦记起老郑家。心想也该破败了吧,看看去!当下起了意念,找到了老郑家里。正巧老郑在家,招呼了进去。
咦——怪了!
怎么不但没有一丝儿破败的迹象,相反,比十年前更红火,更兴旺了?
老郑依然是老郑。看见先生上门,连称贵客。一边忙着让座上茶,一边吩附儿媳、女儿屠杀鸡鸭,要款待先生。
宾主喝茶闲话,彼此问些别来之情。老郑感激地说:“先生啊!我正要谢你哩!自从你帮我爹安顿在那好地方,我这些年来真是做啥啥顺,事事称心哪!大富大贵说不上,这日子过得就是踏实——这可都是拜先生您哪!”
其实这先生只要顺水推舟,就着这个意料之外的梯子,当初能上,眼前也就能下算了。他心里却不是这么想。他想:不会的!自己不会看错——那明明是“七杀绝地”没错,怎么会这样呢?不行,我得弄明白。
老郑那几句真心实意的话,听在先生的耳朵里,全变成刺了。
吃过晚饭,先生跟老郑说:“要找一个老朋友,晚上不回来住了,就告辞出门。
先生看看没人注意,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村,没费多大折腾就来到了老郑他爹郑老大爷坟前——原先那个光秃秃的乱石山顶,找个地方伏下来,盯着那坟,一动也不动。
——一定有名堂!
所以先生今天就是要看看,究竟是什么名堂。
这乱石岗顶是当年先生带着老郑找来的,这坟是当年先生亲自指点着建的……眼前的一切,还是和十年前一模一样。
先生戌时上山,伏到亥时将尽,眼前什么动静也没有。先生寻思:子丑寅卯,子属水,可这儿燥得露水都打不湿,不会是子时;寅卯属木,可这儿连根草都不会长,也不会是寅卯时;丑属土,又为金墓库,看来如果有名堂,那就一定是在丑时。
这是一个晴朗的夏夜,蓝黑的天空缀满了星星,满天星斗,星光灿烂。
子时过,交丑时。
果然不出先生所料,名堂来了!有动静了——
在一阵低沉的轧轧声中,老郑他爹郑老大爷的坟慢慢地裂开了,露出了里面的棺材。
天上的北斗星吐出七根细细长长亮亮晶晶的银丝,飘飘荡荡垂下来,勾住坟墓里的棺材,颤颤惊惊地慢慢离地面起,慢慢升高、升高,然后就悬在半空中。一阵风吹过,棺材摇摇摆摆,像马上要摔下来一样。
天哪!竟然有这种事!
丑时将过,棺材又颤颤惊惊地降下来,落回到坟墓里,七根银丝松开了棺材,飘飘荡荡收回天上,坟墓又在一阵低沉的轧轧电声中缓缓合上。
先生张大嘴,口水流到了地上——他傻眼了。完了,他使劲揉了揉眼睛,一切还是原样。眼前,坟还是坟,乱石岗还是乱石岗;天上,北斗七星还是北斗七星。
似乎天地间,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般。
神了!
地理先生看了一辈子的风水,这事甭说亲眼看见,就是听说,也从来没有听说过。
如果先生开了这眼界,聪明一点,回头愿意留就留,不愿意留就走路,那也还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可惜先生已经有了心魔,在魔道上越走越远,回不了头了。
“他妈的!老子要破掉你!”
先生要逆天行道。
第二天,先生仍留在老郑家,享受着老郑热情的款待。晚饭后,先生向老郑借了一把修剪茶树用的锋利无比的大钢剪,说是朋友要用就告辞了。
先生和前一天一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村,带着那把大钢剪,轻车熟路地来到了老郑他爹郑老大爷坟前,埋伏了下来。
先生不死心,对准另外两根丝,喀嚓!喀嚓!
还是一样——银丝没剪断,多了两个银疙瘩。
“快请住手!快请住手——”
头顶传来焦急的声音。先生停下剪刀,抬头一看,是一个白胡子老头——原来是太白金星,眼看着先生连剪三剪,老头子沉不住气,不顾一切地现身了。
“啊呀你这个先生呀,也太向着你东家了。这块‘七星拱照’本来就是风水宝地,已经够旺的了,你还嫌不够!你知道吗,被你这么一剪,这一个银疙瘩就要出一名宰相,三个银疙瘩哪……唉!”老头子一边颤巍巍地说,一边忍不住连连摇头,满腔吝惜,舍不得的神气。
地理先生听了,大失所望兼而气恨交集。当下急怒攻心,眼前升腾起一团红雾。
这一团红雾再也消散不去,先生的眼睛就这么瞎了。
看风水的坏了“招子”就成了废人。
据说那个坏心眼的地理先生瞎了以后,先生是沦为乞丐,不久不慎落水,淹死了。
老郑家则依旧红火,继续兴旺……

凤阳疯仙败地理
  有一位唐山过台湾的地理师疯半仙,凤阳术很高超,又懂通灵术,断法奇验,但地理造葬法却普通。
  他来到东港大潭新庄,遇见了苏员外,这位苏员外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得『下水泥鳅穴』的苏姓青年,凤阳疯仙断他一些事情都很准,连隔璧有一口现已填平的井,里面有一男童曾死在此,冤魂还凤阳疯仙在,正欲等人超渡他也知晓,包括苏员外有娶冥婚妻也直断出来,一时轰动全村,苏员外很相信他。
  有一天,苏员外带领凤阳疯仙来到他母亲的坟前看『下水泥鳅穴』,那个凤阳疯仙不懂堪舆之奥妙,也不知半仙之先天阴阳法,就说:「此坟墓年阁已到,墓碑都浸水了,要赶快迁葬,否则凶厄立至!」
  主家一听,心里发麻,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也找不到林半仙,只好听信凤阳疯仙的主意去寻找一块好地,来到一个双水交合成一水的河川地对岸,说这块地最好,葬下去保证比以前更好。
  凤阳疯仙施法择日,要迁苏母坟『下水泥鳅穴』,他动手挖开墓碑,但不知林半仙在墓碑上安置了三煞神,要迁此坟必先安坛办三牲酒醴,请走三煞神後才可动土,凤阳疯仙无形之中已中煞,但他还傻傻的浑然不知死期将至,打开棺木,骨头布满红筋,没有入水,棺内热气腾腾。
  事後凤阳疯仙拿到一大笔谢师礼,就花天酒地去了。
  七七四十九天过後,钱用完,忽然胸前隐隐作痛,屈指一算,不妙!请来凤阳祖师来解救,祖师说:「自作孽不可活,你寿命已终,认命吧!」
  凤阳疯仙哀求祖师救命,但祖师说时限已过,神仙难救无命客,说完晕厥而逝。
  苏家这里,改葬百日後,苏员外的长女无缘无故发烧,不久就去世了。
  第二年,长子忽然得了肺炎,药石罔治也一命鸣呼!
  到了第三年,苏员外的次子也得了怪病,仙丹妙药也无法救治而赴黄泉。
  接二连三的变故都是损人丁,而凤阳疯仙也早死了,苏员外一家急着找林半仙,也後悔没听林半仙的话。皇天不负苦心人,苏家人终於找到了林半仙,林半仙知道苏家人是误信凤阳疯仙的话才致此地步。
  林半仙和苏家人到凤阳疯仙进金之处监定,因坟墓在两河之间的半洲上,要绕河很远才可过河去,林半仙说你指给我看不必过去,苏员外指给林半仙看,林半仙说:「地理师是不是说此地叫『白鹤展翅』?」
  苏员外说:「是!」
  林半仙说:「这不是『白鹤展翅』,而是『双刀剖腹穴』,葬一年死一人,二年死二人,请问葬几年了?」
  苏员外说:「第三年了!」
  林半仙说:「那你家已经死了三个人了,再不迁明年又会继续死人。不信的话,瓮金挖开,整瓮的清水,而且骨头不见了,只剩下两根大膝骨。」
  苏员外挖开母坟,果然瓮金内一瓮清水,骨头只剩一根膝骨,又返回林半仙葬的『下水泥鳅穴』,苏员外说:「当时墓碑已经浸水,且水沟水质已变黑,不迁行吗?」
  林半仙说:「人吃嘴水(口才),鱼吃浊水,不怕水浊,水愈浊愈发,而且泥鳅不怕碑进水,愈进水也愈发,真可惜!」
  苏员外问:「现在再把它迁回来重葬可不可以?」
  林半仙说:「风水已被凤阳疯仙破坏了,而且他也得到恶报,泥鳅穴是适合棺木的凶葬才会横发,捡骨进去不会横发,只能小康而已。」
  苏员外请求林半仙再为他寻找一块龙穴,林半仙认为苏员外人还不错,就答应他的要求。

龙虾出海
  林半仙造葬田氏两兄弟父坟於白沙尾双凤朝牡丹**後,不久两兄弟皆如意娶妻,各生了一个女儿,自幼乖巧玲珑,天生的美人胚子,年至十六岁,更是美如天仙,并且知书达礼,工作勤快。
  有一天林半仙来到大寮澳,看见一位少年家正在砍剌竹,年约十二岁左右,孔武有力又气势凌人,有将相之才,非等闲之辈,半仙趋前问道:「囝仔兄!你砍剌竹作何用处?」
  「老阿伯!我想盖间茅草屋,.到海边工作较方便!」小孩回答说。
  原来这位小孩名叫林坤地,父亲在海边剌鱼为生,聪明机智,林半仙顺口问道:「那你打算要盖在何处较佳?」
  「我也不知道,最好是避风之处,但地势要高,才可看到海边四周之动静,当然以白沙尾最好!」小孩很聪明的答道。
  「既然如此,那我带你到一个地方,地理位置良好又避风,包你满意,离这里也不算很远,在白沙尾附近地区!」半仙说道。
  「那就多谢了!我跟你走好了,你叫我停我就停!」小孩机巧地答道。
  林半仙带着坤地来到白沙尾来龙落脉处,走进树林,在高山上找到了一块视野辽阔又避风之地,此地也就是现在小琉球王爷庙--三隆宫前方司令台之位置,光复後摆了国父铜像,後盖司令台而迁移。
  在此可见到白沙尾的外海,地形如龙虾出海,远眺高雄凤山,主出官贵之格局,每当天气晴朗,凤山、东港、南平尽入眼中,左右两山如龙虾之双长须。田氏两兄弟的父坟刚好离此下端不远,可算有缘。
  林半仙指导坤地茅室要面口港,朝向凤山才可出官贵,他用九天玄女的阴阳一百二十甲子择日法选了一个良辰吉日动土,动土之後,又在四周安置「青竹符」,此乃「地理定神锁气法」,为先天之学问,一般地理师都不懂,一百二十甲子择日法乃真正九天玄女「阴阳地理法」。
  法术完成後,林半仙向坤地说:「此龙虾出海乃是王侯将相之贵地,也是君主来朝之地,将来必有君王来此一游,必出将相之才,二十年後就会有奇蹟出现,请拭目以待。」
  林半仙告别了林坤地,来到「乌鬼洞」,位於现今大福村的尾端,是三条主要公路的终点。
  听当地渔民说:此乌鬼洞乃荷兰人开发台湾时,从非洲抓了一大批黑人来此当奴隶,有一批在小琉球附近遭风浪而沉船,数人逃至小琉球,潜居此洞。这批黑奴在小岛上当起强盗,当时岛上没有居民。数年後有英军小艇在此洞西北之蛤板登陆,观赏风光,黑奴乘虚抢物烧艇,并且杀尽了英军。
  旋被前来搜寻之英舰发现艇毁人亡,乃上岸搜索,黑奴不敌英军的攻击,潜伏洞中,英军百般诱胁不出,乃灌油引火,黑奴尽死洞中,後人遂名为乌鬼洞,意指黑洋人曾栖息之洞也。清朝时洞中石床、石桌、石锣、石鼓、银器、珠宝等时有发现,乌鬼洞之名遂名传遐迩。
  林半仙观後,发现此乌鬼洞乃天然地理佳,然黑奴在此栖息又死於此,此天然地理已被黑奴所得,且黑鬼已得道,不久的将来可成裨受万人香火奉祀,只是他们附身於他神之上,不再是本来面目,故世人不知其来历

本文来源:http://www.nyhtjy.com/zhougongjiemeng/139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