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nyhtjy.com--财富测试】

算命8点灵:发过不再发


  迄今为止,台湾的产业仍以电子科技最多金,影响力之大,财富之雄厚,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只能想像。理财专家说,三十岁之前拥资千万,五十 岁之前上亿,乃是现代人奋斗的目标。庞大的资产不会无端进入阁下的户头,那可要夙夜匪懈,长期奋斗,坚苦卓绝,尤其经商牟利,方以致之。

  三十年来,我见过无数的人从困境中脱颖而出,建立了庞大的企业帝国,简直喊水会坚冻;却在一个失策下,从巅峰跌到谷底,应验了“看他起高 楼,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的俗谚。南部人熟知的某富豪,二十年前从事家具成品外销,迅速累积财富,财产之多,连他也搞不清楚;不过从他拥有四辆劳斯莱 斯,大约可以窥一斑而知全豹。运势与时俱进,好运过完,坏运接踵而来,最近因为一张两千万的支票退票,企业王国终于摇摇欲坠。

  八字排出,算命先生瞧了一眼说:“偏财坐旺,理当发财,事实上也发了大财。”他停顿一下,盖对一事不明:“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隆重垮台, 负债跑路呢?”他思索许久,终于恍然大悟:“哇哉啊啦(我知道了),缺乏财库,有财无库,财守不住,就会得而复失。”这种说词甚嚣尘上,许多人因而求神补 库,或斥巨资购来金色蟾蜍一只,藉此反败为胜。我认为那是无稽之谈,理由如下:

  ●财库只是财的微根,非如算命先生形容的那么神奇。

  ●致富与财库的有无、大小无关,而与他的努力、坚持有关。

  ●钱财以流通为贵,而非锁在保险箱里,准备吃它三代。

  八字中确实有库,例如丑为金库,当日主为丙丁时,地支见丑等于坐拥财库。南部大户有无财库,当然不得而知,就算有库,恐怕也无关紧要,他的兴衰纯属一种自然循环,非人力所能抗拒。

  二

  好运鼓舞士气,从此鹰扬豹变,歹运则带来挫折,从此每况愈下,好坏的差异极大,确实不能小觑。多数人认为,初入社会,我需要攻城掠阵, 那么给我二十年好运,我将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蛟龙,缔创彪炳业勋。不过有人说:“早发弊大于利,四十岁以后无运可走,死路一条;我希望从四十岁发到六 十岁,然后退休,环游世界去了。”这个意见很好,值得参考。

  传统命理揭示了一项经验法则,叫做“发过不再发”,这项法则不妨称做自然律,一种自然运行的规则;当一个人经历了生命中的高峰之后,不可能 再逢第二个同样的高峰,往后若能见个次高峰就偷笑了。“发”约指奋斗有成,包括事业、财物以及子息,就是俗称的财官丁,均有傲人的成绩;有人积极求名,有 人积极求利,名利所在,趋之若鹜。

  财为养命之源,人若无财,三餐难度,就会活得没有尊严。朋友老李尝问:“我想发财,命盘上却走了事业运,这算不算发?”我说:“当然算。” 老李质疑道:“那不是我要的,为什么也算?”我说:“你想发什么,那是你家的事,别人没有置喙的余地。但别忘了所有的吉凶概从命理结构发展出来,那是一个 人的基本运程,顺其势而不扞格,就是顺势操作,可望事半功倍。”

  由于发缺乏一个客观的衡量标准,难免各说各话,例如有人质问:“究竟发到什么程度,我才知道那是发,而只是非环境的促成?”恐怕就难以确认 了;命格有高有低,发财有大有小,这是一定之理。大致上说,杀破狼加煞,投机性强,敢于冒险犯难,发起来金光强强滚;机月同梁加吉,温柔敦厚,不敢大鸣大 放,通常只能致小康。凡事都是一体两面,当厄运降临时,杀破狼将在瞬间跌到谷底,机月同梁则缓慢下坡。

  三

  人人期待一辈子走好运,而从未警觉当厄运的到来,我稍微提醒他们一下,讵料立刻遭到反击,例如这个癸卯男命,他说:“我吃米粉你喊烧, 我跟你有仇吗?不然你干嘛诅咒我!”此人今年四十,从三十三岁起的三十年内,禄忌分别进入命宫三方,俗称的动运,动极有利,故建立事功,发挥才识,几乎无 事不办。

  ●戊午大限贪狼化禄于事业宫,三方只见禄而不见忌。

  ●丁巳大限太阴化禄于事业宫,巨门化忌于迁移宫,吉凶交替。

  ●丙辰大限廉贞化忌于财宫,三方诸宫见忌而不见禄。

  机月同梁的星群呈缓慢阶梯式发展,因为汇聚了诸多辅星,动量十足,物欲极高,壮年以后连续走了两个事业吉运,积极奋起,成就必然可观。丁巳大 限的前五年可望达到巅峰,随后开始下坡,到了丙辰大限终因化忌侵入,一个选择发生错误,导致全盘皆输;这种现象叫做先甘后苦,好像签帐卡,先享受再付款。

  由此观之,丙辰大限之后,整个运势急转直下,若不及时煞车,也许就会掉落谷底,跌得粉身碎骨。

 

  丙辰是未来的运程,他老兄目前正在走好运,气势如虹,任何警惕的话都变成春风吹驴耳。他说:“某斗数大师说我武曲坐旺,财势最强,你故 意说它不吉,是何居心?”武曲是天生的财星,武曲坐命,发财乃是命中注定。不过那只是古人或今人的误解,武曲只是十四主星之一,既非财星,也非扫把星;此 限的吉凶,应由宫干丙决定──天同化禄于卯,这是兄弟宫;廉贞化忌于子,这是财宫;前者照顾兄弟姊妹,帮他们成事发财,后者则干扰了获财的期待,岂能无 碍!

  “好运”一词虽然浅白,基本涵义是啥,始终缺乏明确的定义。据说唐太宗某日与宰相魏徵站在高楼上,俯视着河川上忙碌的船只,太宗忽然问道: “船只穿梭如织,魏先生你数数看,共有几艘?”魏徵毫不犹豫地答:“依臣看,总共只有两艘。”太宗大骇:“哪两艘?”魏徵答:“一艘为名,一艘为利。”太 宗点头赞许。求名求利,乃是人生的大方向,故非好好檗划,全力以赴不可。那么“好运既然庇荫财利,我一定发财吗?”当然未必;好运只是运气稍好,发财涉及 外境的兴衰,其间不能划上等号。

  四

  一般而言,晚运宜其缓和,平安无事,盖半生辛劳,坚苦卓绝,运势趋缓,藉此舒一口气,算是吉庆;晚年再逢强运,内心蠢蠢欲动,就会继续奔波,弥留之际,还在为股票上市、海外投资而烦心,则是诸葛亮说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有些朋友退休后继续鼓其余勇,开创所谓的“银发族的第二春”,他们对我的说法甚不以为然:“照你的意思,王永庆先生一生劳碌,不算一个有福之 人?”我说:“不错,一个八十七岁的老人还在关心子女前途、公司营运,动不动就给总统写万言书,即使富可敌国,仍是典型的劳碌之人。”别人也许会说:“我 若有王先生的事业,就算劳碌两倍,死在办公室内,也是心甘情愿。”

  我想这是“钟鼎山林,各有天性”,我们犯不着要求每个人的价值观趋于一致。人生过程需要圆满的事情很多,全部押在名或利上,等于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内,能不提心吊胆,寝食难安乎?

本文来源:http://www.nyhtjy.com/xinliceshi/143947/